當前位置: 聯商論壇  -   -  貼子
  |  

主題:陳立平:大賣場處在長期衰退過程中

許一個諾

積分:64  聯商幣:32
+ 加關注發短信
  |   只看他 樓主

7月26日,首都經濟貿易大學工商管理學院市場營銷系教授陳立平做客今日頭條財經頻道和聯商網聯合推出的“對話·零售人”微訪談欄目,探討社區商業發展前路,分析商超行業動態。

陳立平認爲,社區商業已成爲中國零售業發展新空間,這幾年新零售的發展平台就是在社區商業,像盒馬鮮生、生鮮傳奇、錢大媽、瑞幸咖啡等品牌,幾乎都是以社區商業爲中心。此外,社區商業在老齡化、少子化、小家庭化、獨身化的背景下重新調整定位。

談及大賣場的發展,陳立平表示,這種模式遇到了很大的問題。原因是租金在上漲,大賣場經營成本上漲;停車難、交款時間長、居民去的理由在減少,對居民來說大賣場逐漸失去了吸引力。不過,他也表示,大賣場在中國的衰落主要是在一線城市,在三四線及以外的地區還是有很廣泛的空間的。但總體來說,“大賣場處在一個長期的衰退過程中。”

近幾年,新零售概念風起雲湧,對此陳立平認爲,“這些年零售業都是在嘗試、在試錯,比如無人便利店、盒馬鮮生、7FRESH等各種各樣的模式。”因此,現在不能斷定,零售業遇到困難了以後就沒有機會。同時他也表示,現在沒有必要大吹大擂。“之前我就不太同意很多人說盒馬代表中國零售業的發展方向,太幼稚了。你也不能說瑞幸咖啡就代表未來中國人的生活方式。我覺得說這些話都是不負責任的。”

以下爲微訪談實錄:

《聯商網》:您對社區商業的研究很深入,您認爲現在我國社區商業發展是否充分?未來有哪些機會?

陳立平:從曆史上考證,我國社區商業最早是從北京海澱區開始。20世紀50年代建八大院校,建中科院農科院很多機關大院等等,幾年間海澱區增加了幾十萬人。這些人過去有自己的供應系統,後來人太多了,計劃不能滿足需求。所以1956年、1957年的時候,海澱區成立了四大商場。此外,按人口、街道,有針對性地建立副食店等等。當時社區商業主要是做分配的工作。70年代80年代也基本延續了以往,零售業體系也是爲了配合計劃供應。差不多每一個品類的商品都要組織一個公司來供應。

改革開放後逐漸有了菜市場,出現自由市場了,很多國有企業從社區商業撤出。首先是從部門合並,比如菜蔬公司和副食品公司合並後成立了新的副食品公司。合並結果是社區商業關了大量的網點。這之後社區商業被個體工商戶、夫妻店占領。2000年左右,我個人認爲中國出現了第一次消費升級。城市化進程中,人們住職開始分離,人們到城裏來上班,住得越來越遠,但周邊商業沒有配套,社區商業網點建設成爲了重點工作。近些年社區商業環境發生了非常大的變化。我個人覺得社區商業就是爲老齡化服務的。隨著線上的發展,年輕人可以在線上線下買東西,買東西已經不是一個問題。但老年人走不遠,拎著東西走得又很慢,所以高度依靠實體店。另外老年人買菜是社交活動。我覺得在老齡化下社區商業對象發生變化,功能發生變化。

現在很多家庭是雙職工、有孩子,沒有那麽多時間照顧家庭。所以就需要一個能支持整個居家生活的平台。除了上面說的老年人,還有在家裏看孩子的處于哺乳期的女性,也走不遠。高度依靠社區商業的人群比例還是非常大的。

2015年以後,社區商業成爲中國零售業新的發展空間。我覺得這幾年新零售的發展平台就是在社區商業。比如盒馬鮮生、生鮮傳奇,錢大媽、瑞幸咖啡,幾乎都是以社區商業爲中心,在社區的平台當中發展。社區商業在老齡化、少子化、小家庭化、獨身化的背景下重新調整定位。

你看現在的家庭結構,家庭人口變得特別少,做飯變得不經濟,家庭從依賴生鮮到依賴制成品、加工食品,依賴餐飲。我覺得這是很大的一個變化。所以我覺得未來5-10年社區商業還有很大增長空間,無論是在餐飲業、娛樂業、還是健康領域等等。另外銀發市場增長非常快,我想未來針對老年人的健康俱樂部、娛樂、旅遊、交友産業在社區商業有很大發展前景。

《聯商網》:但現在看市場上的零售企業,其實專門面向老年人群體的企業比較少。

陳立平:老年人是個比較寬泛的概念。我覺得說社區商業的主要對象以中老年爲主更合適一些,50歲以上到75歲以下。你看公園裏的人基本上是這個年齡階層,超市當中也幾乎是這個年齡階層。生鮮店裏也基本上是這個年齡階層。

這就涉及到零售業的分化問題。我覺得未來零售業業態標准已經非常淡薄,你很難去確定百貨店業態和超市業態的特征是什麽。一個特點就是業態逐漸融合了。因爲零售業跟人打交道,人都在變,家庭在變,它當然要變。

我覺得未來零售業可能就是三種零售。一個是每天都去的零售,比如生鮮超市、菜市場、便利店、早餐店等等,這種零售業在社區中有很強的生命力。另一種是每周去一次的,像購物中心。還有一種是節假日去的,比如特別大規模的綜合購物中心。最麻煩的就是中間不當不下的零售企業,像沃爾瑪家樂福等商超,每天去耽誤時間,每周去一次又沒什麽可買的。這種零售企業我想未來發展可能就比較困難。

《聯商網》:不少商超現在面臨盈利下降的困境。您認爲目前我國商超行業存在哪些問題?

陳立平:我覺得回顧商業的曆史特別重要。

1995年後我國引入美式大賣場如沃爾瑪、引入了歐式大賣場如家樂福等等。實際上大賣場的理念是這樣,住在郊區的家庭每周去一次,要買很多東西回來。基本上這種賣場是追求低價格的,比如沃爾瑪和家樂福是典型的折扣店。這是它們在國外原生態的形態。

1995年進入中國以後,沃爾瑪家樂福認爲有錢人都住在城市中心,所以他們把很多店開在北京核心區當中。他們怎麽會開在核心區當中呢?是因爲和萬達之類的地産商合作。地産商把家樂福沃爾瑪引入,房子不就可以升值麽。所以他們給家樂福沃爾瑪非常低的租金,建立戰略合作關系。

大望路那兒有沃爾瑪,就是那個時代的産物。你能想象沃爾瑪在美國開在曼哈頓的場面嗎。它們進入中國市場時的定位其實是扭曲的。扭曲的結果是,隨著城市化發展,沃爾瑪變得租金非常貴,在市中心開店面臨很高的成本。居民去購物的理由也在減少,我到你這去一次要花更長的時間。此外産品以生活日用品和食品爲主,食品也不是非常新鮮,價格不優惠。停車又比較難,交款時間長。所以它逐漸失去了對顧客的吸引力。我覺得這是它面臨的非常大的問題,成本在增長,而收益在下降。

這種業態在日本面臨著同樣的問題。日本進入老齡化社會以後,家庭人口減少,向郊外轉移,一個人通常是不會去購物中心的。所以留在市中心的店就很尴尬。這種店的衰退可能屬于自然的過程。

這種業態在中國還沒有發育成熟,就基本謝幕了。我個人沒有看出大賣場在中國還能有更大的空間。但有一種大賣場可能是例外,就是購物中心的大賣場,每周去一次的零售。

當然談到大賣場的問題,要區分來看。我覺得大賣場在中國的衰落主要是在一線城市。在三四線及以外的地區,大賣場還是有很廣泛的空間的。比如說在縣城裏開大賣場,可能把縣城的人全吸引過來了,這個大賣場相當于縣城的購物中心。不過總的來講,大賣場處在一個長期的衰退過程中。顧客去的理由在減少,它自身成本在上升,這種模式遇到了非常大的問題。

《聯商網》:外資零售企業撤退、新的零售業態崛起、傳統零售商謀求升級……從零售業傳出的種種新聞來看,中國零售業正處于變革中。您覺得零售業後續的格局會是什麽樣的?哪類零售企業會占據上風?

陳立平:零售業正處在曆史性變革時期。人口老齡化是背景之一,此外還有技術的變化。現在我特別感興趣的問題是,5G出來以後到底能給零售業帶來什麽,想象不出來。我們2012年第一次接觸微信,兩三年前抖音才出現,但現在它們影響力很大。所以我們難以想象未來十年是怎麽樣的。消費在發生劇烈變化,90後00後新的觀念、想法不斷湧現。

零售業其實很敏感,這行業跟人打交道。之前在4G 的推動下,零售業就意識到了變革。我覺得這些年零售業都是在嘗試、在試錯,比如無人便利店、盒馬鮮生、7FRESH等各種各樣的模式。所以現在不能斷定,零售業遇到困難了以後就沒有機會。現在新零售開始進入低谷期,低谷期前面是一系列的嘗試,我想在試錯過程中,逐漸會形成自己的一套新東西。

當然現在也沒有必要大吹大擂。之前我就不太同意很多人說盒馬代表中國零售業的發展方向,太幼稚了。你也不能說瑞幸咖啡就代表未來中國人的生活方式。我覺得說這些話都是不負責任的。實際上它們是資本推動下的一種變革。你看無人便利店,出現後一大幫資本追上去,但現在怎麽樣呢。我想這個過程可能還會持續幾年。三到五年以後,零售業模式逐漸就會固定下來。

我想未來的零售業,好東西、不貴、便利的企業可能迎來非常大的發展。這種零售業怎麽才能發展?很大程度建立在産品開發、自有品牌開發基礎上。國外把這種模式叫做零售制造業,像優衣庫、大創百元店之類的。日本零售業跟我們不太一樣,主要是靠産品開發爲基礎的業態創新。而咱們是靠交易革命進行的創新。實際上,我覺得中國的新零售有很多缺陷,它改變了交易方式,商品本身沒有太大變化,甚至盈利模式都沒有太大變化。你買東西變得方便了,可是這個東西跟過去有什麽區別,是變得更安全了、價格更低了嗎?不是這樣。

《聯商網》:過去幾年,新零售的發展備受矚目,有人很認可新零售,但也有人質疑新零售對行業的實質影響。您怎麽看待這個問題?

陳立平:我覺得新零售最大的特點是讓人買東西更方便了,通過支付方式、配送的變化等等。但其實這些年買的東西本身沒有變化,還是那些東西。應該承認新零售給顧客創造的價值,但它沒有給零售業提升更多效率。

我覺得新零售很大的一個誤區就是建立在很高的成本基礎上。它需要高度依靠數據、系統、工具、人力,這些要素成本都是非常高的。它是高成本進入市場,所以這種零售業態很難持續下去。

現在零售業的業態創新,基本上是靠低價格創新。所以零售業的模式是什麽呢,以超市爲例,這種業態的終極目標就是追求低價格。追求低價格怎麽做?把成本降下去,把周轉做起來,以低成本要素來進入市場推動市場創新。幾乎都是這樣的規律,我覺得唯一一個有區別的就是便利店,便利店以很高的成本要素來投入進行業態創新。因爲它24小時營業,解決老百姓的即時性需要。

《聯商網》:您認爲生鮮新零售會打敗傳統菜市場嗎?爲什麽?

陳立平:我覺得不會。菜市場可能會縮小減少,但不會消失。我覺得菜市場最大的特點是社交屬性,去那兒以後能感受到生活氣息,另外商品種類多樣。菜市場個性很強,比如一個菜市場裏有50家攤位,商戶自己會進行內部調整、內部競爭、內部差異化。所以菜市場裏每一個攤位都很有意思,他們賣的東西不可能完全重合,完全重合就是誰也別掙錢。要不就是我的土豆有特點,要不就是你的西紅柿有特點。所以我覺得菜市場有它的多樣性,有地域特點,有人情味,人們能進行交流,討價還價。這在中國有很強的生命力。

生鮮新零售唯一的區別是離居民更近強調加工,可能會在食品安全上有保障。這是它的優勢。我覺得它們之間可能並不發生沖突。各自顧客的購買目的和去的理由都不太一樣。

《聯商網》:很多國外便利店早已進入中國市場,並且影響力不小。您怎麽看國內外便利店的發展差異?

陳立平:便利店行業發展很快,在中國形成了本土便利店和外資便利店兩個陣營。外資便利店以日資便利店爲主,本土便利店以夫妻店發展爲主。兩者並不完全産生競爭,有很大的差異。

我們首先看看日資便利店。7-11最早來自美國,20世紀50年代以後美國戰後修高速,便利店就開在加油站附近,目標顧客以會開車的男性爲主。1974年7-11進入日本。當時日本有大店法,對大型店加以限制,保護中小零售商。所以像鈴木敏文這些人就開始探討,把美國7-11便利店的加盟權買過來,准備在日本發展。70年代日本的産業向電子産業、汽車産業轉移,都是勞動密集型産業,所以當時日本農村的年輕人大量進入城市。在這個背景下,7-11引入日本後在社區、街道開店,它脫離了加油站,賣煙酒、盒飯、飯團、黃色雜志。當時它是典型的以男性爲目標市場的零售企業。後來市場開始出現差異化,出現了女孩子爲目標市場的羅森等便利店。

便利店24小時營業,對毛利要求很高。怎麽才能做到高毛利,必須走開發産品爲主的路子。所以絕大部分産品都是自有品牌。而且産品比較向餐飲化發展。最早的便利店進入日本後,就是以便利店加餐飲的形式出現的。它給你提供非常高的價值,所以說東西就貴。

當初日本人怎麽能把零售業做成這樣,我覺得這裏面有它的原理。便利店過去是100平方米,100平方米是不是要做到零庫存,怎麽做到零庫存?需要時間消滅空間,每天增加配送次數不就零庫存了。那怎麽知道現在缺貨?這背後開發了一個強大的自動訂貨系統。它是最早用大數據驅動的零售業,而且是精准營銷驅動的零售業。它早期就建立在系統之上,提供全方位精准化服務。我把這種便利店叫做現代便利店。

我國便利店基本建立在夫妻店基礎上,基本是按照超市的模式開便利店。我們的便利店的便利化,更多是體現在距離上面。賣的産品基本上還是以制造商品牌爲主,還是按照超市的這套模式去做。即使是大規模的便利店企業,産品開發、功能服務本身與日本便利店相比還是有相當大的差別。所以我覺得中國的便利店的進化很快,但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我覺得我國便利店和日本便利店最大的差別是産品開發能力的不同。自有産品開發模式對便利店來說是非常重要的。舉例來說,這幾年日本便利店行業,産生了圍繞産品開發、便利店餐飲化展開的討論。便利店很厲害,它消滅了多少業態啊。

比如7-11最早在便利店裏推出咖啡,推出咖啡後一年賣了3億多杯。羅森的主打産品有蛋糕等,蛋糕做得很好。便利店是個全能零售業,在不同時代的消費變化中成長。它之所以能做到全能零售,是因爲它的機制是以大數據爲基礎、以産品開發爲基礎,爲消費者提供全方位的解決方案。日本的便利店是全方位爲我們生活提供解決方案的。從經營上看,它真正達到了滿足顧客需求和盈利的結合,本來這二者很難兼顧。我們的便利店産品開發較弱,不能滿足顧客需求,雖然在進化,但走的路子和羅森等日系便利店還是不一樣的。

【對話·零售人】聯商網和今日頭條財經頻道聯合推出的微訪談欄目,邀請零售業企業家、專家,聚焦行業發展,解讀零售動態。

往期推薦:

第一期:從退市到新零售 銀泰陳曉東談百貨數字化

第二期:蘇甯卞農:蘇甯小店進入“精耕細作階段”

第三期:周勇:零售人心中最沒底的是“效率自信”

第四期:厲玲:零售需要多樣化 選邊站不好

第五期:侯毅:盒馬10年後達萬億規模應該沒問題

第六期:每日優鮮王珺:前置倉坪效已達傳統商超5-6倍

- 該帖于 2019/7/26 18:11:00 被修改過
編輯 | 引用回複 | 收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