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eldset id="xrxmci"><del id="xrxmci"><tt id="xrxmci"></tt></del></fieldset>
          <code id="xrxmci"></code><pre id="xrxmci"></pre>

            所在位置:攀枝花人民廣播電台 > 科技在線 > 正文

            互聯網、科技公司紛紛入局 教育智能硬件市場是紅海還是藍海?

            2019-08-23 06:58 來源:本站整理

            當小霸王學習機成爲塵封的記憶,當步步高點讀機女孩參加高考,多年來被智能手機沖擊的教育硬件市場迎來了一批新參與者。這批新玩家大多帶有互聯網基因:2019年5月,科大訊飛發布X1 Pro學習機;6月小米發布首款AI英語學習機“小愛老師”;同月,大疆創新發布首款教育機器人機甲大師RoboMaster S1;8月,網易有道連發三款教育智能硬件産品……

            當教育硬件産品市場有了互聯網、智能基因,會怎麽樣?做了兩年硬件的網易有道CEO周楓的回答是,互聯網企業做硬件即便會有很多坑,“但一方面‘坑’意味著進入門檻,是通向藍海的機會,踩過坑的團隊帶寬更大;另一方面,有差異化的硬件議價能力高;第三方面,有做入口的機會”。

            不過,在拼圖資本創始合夥人王磊看來,教育硬件已是一個紅海市場,“盡管現在很多産品還不是那麽成熟,還在發展期,但是競爭是很激烈的”。

            到底是紅海還是藍海?實際上,學習類硬件産品在市場上一直不少見,在互聯網企業未入局前,有步步高、讀書郎爲主導的傳統類學習硬件,而從號稱智能硬件元年的2014年起,不少互聯網企業開始做各類智能教育硬件産品,只是未見太多水花。2019年以來,隨著5G時代的到來、物聯網趨勢的發展、供應鏈的逐步成熟,智能硬件市場再度被點燃,軟硬結合也成了不少企業追逐的方向。在教育領域,多路巨頭入場智能硬件賽道,是否會摩擦出新的火花?

            教育硬件領域新火花:從賣商品到賣服務

            在藍象資本高級投資經理陳晶看來,過去賣的教育硬件産品無論是學習機還是兒童手表,更多是類似于玩具的概念。她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那些産品完全是一個離線的玩具,就是你把它當成一個商品賣了,而不是服務。”

            而現在,由企業生産的能聯網、能升級、能收集用戶數據再反饋的教育智能硬件産品出現了,特點之一就是能跟上用戶不斷提升的教育需求。“互聯網企業能更尊重用戶的需求,爲用戶提供更全面的解決方案,而不是僅僅聚焦于解決方案中的一小部分。”陳晶說。

            實際上,互聯網企業入局教育智能硬件領域,帶來的不僅是擁有互聯網基因的産品,在做教育智能硬件的邏輯方面也和傳統教育硬件企業有很大不同。

            “像網易有道就是純互聯網打法。”陳晶說:“網易有道是首先有了一個平台,上面有大量用戶,這些用戶出現了一些比較垂直化的硬件需求,網易有道既有硬件能力又有軟件能力,就把這個事給幹了,這是他們做這個事情的邏輯。”

            除了純互聯網的打法,另一家入局做教育智能硬件的企業科大訊飛似乎走的是純軟件的路線。陳晶表示:“科大訊飛最核心的是智能語音技術,他們是先有技術,然後技術在不同的場景裏面找應用,其中硬件就是一個很好的配套解決方案。”

            面對互聯網企業趕場入局的情況,傳統教育硬件廠商也在謀求轉型。好記星目前熱賣的學習機主打的就是智能,它聲稱簽約了4000+資深教師,以及學習機産品能爲用戶提供實時在線解答。步步高家教機則在今年推出了最新款,搭載了具有突破性的“哪裏不會指哪裏”與真實書本互動的功能,實現雲端和線下實體的互動。

            傳統教育硬件廠商升級背後,實際上離不開互聯網企業對傳統行業的賦能。“像讀書郎、步步高等廠商其實沒有産品觸控、文字識別等技術的能力,他們目前能做出智能的教育硬件産品,靠的是科大訊飛和網易有道這樣的廠商爲他們賦能。”陳晶說。

            風口湧動:新火花真的能帶來藍海市場?

            不少企業入局教育智能硬件市場給這個領域帶來了許多新火花,但這些火花是否足以開辟出一個藍海市場?這雖未有一個明確的結論,但有觀點認爲,硬件會成爲教育行業的一個新入口。

            陳晶便是如此認爲的。陳晶說,在硬件供應鏈、語音識別和交互技術、語音合成技術以及OCR圖片識別技術近年來快速成熟的條件下,硬件不失爲一種更好的解決問題的方法。

            對于在線教育企業而言,面對日漸高昂的客單價,聚焦、下沉垂直場景成爲資本遊戲外的新玩法。近日,東方優播CEO朱宇表示,要在教培行業穩定地發展,公司首先需要明確的就是定位問題,要確定下來具體的細分市場,並保證這個市場規模足夠大,能産生經濟效益。

            在這一趨勢下,教育智能硬件領域進入人們的視線。從需求端來看,這個賽道有著明晰、成熟的用戶需求。

            “你知道今天其實能夠在用戶心裏形成這個心智,特別不容易,就像大家講到培訓班,覺得培訓班就應該預付費。”陳晶說,但在硬件領域,用戶已形成了一種心智,這種心智在于買一個硬件産品,大概應該買多少價格,買什麽産品形態,用戶已經心中有數。

            “所以市場最大的優勢,可能就在于用戶已經形成了這樣的認知、需求,我們提供一些非常好的産品,就會有很大的市場,你不需要教育他,不需要說服他。不像其他,如果你給到一個新東西,你需要教育他,這就會有教育成本,也會導致你對用戶的獲客成本變得很高。”陳晶說。

            用戶需求成熟並不意味著規模大。網易有道副總裁吳迎晖曾坦言,做硬件面臨的風險之一是難找到好的切入點,很多互聯網企業爲了找到一個切入點,最後都會聚焦到一個較小的領域。

            教育智能硬件這個細分賽道是否有足夠的用戶量?在陳晶看來,現在的打法已與之前不同,“今天是用戶對自己的需求越來越明確,你需要給他提供明確的需求解決方案,所以大家會在一個垂直的領域裏面去做更多的嘗試。而硬件是其中的一個解決方案,並且,其實我們會覺得今天大部分的教育場景它到底是用戶量不夠,還是因爲你收不到用戶更多的錢,這個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不過,在王磊看來,做硬件仍是比較傳統的模式,它沒有什麽增長的想象空間,對投資者來說這個領域沒有太大吸引力。

            巨頭入場教育硬件領域:TO B端更被看好

            巨頭們仍在不斷入場,教育智能硬件市場開始呈現出細分賽道多、品類多的特征,從翻譯機、點讀機、學習機、故事機、教育機器人到可穿戴設備到教育型玩具,家長的選擇越來越多。但就算有品牌、技術、需求種種因素加持,巨頭入局智能硬件領域,也並非一帆風順。

            2014年,當智能硬件的風口引來BAT、小米、京東等爲代表的多家大型互聯網企業入場後,可穿戴設備、智能家居領域出現了大量的創業公司和投資風潮。但僅在一年之後,智能硬件領域的狂熱投資就歸于平靜,很多當時昙花一現的産品最終被歸類爲雞肋、僞需求。曾經流行的“硬件免費”理念也開始銷聲匿迹,這套“羊毛出在豬身上”的打法在智能硬件領域並沒有很好的成功,內容生態搭建成本高、難度大,免費送硬件靠增值服務盈利的模式在很多場景下並不普適,而同質化、低品質、創新技術不足的智能硬件産品也導致了消費者不願再購買相同的産品。

            家中有一個7歲女兒和一個2歲女兒的方女士就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因爲之前買的英語翻譯點讀機發音不標准,買了沒多久後就不再讓孩子用了,未來也沒有再買這類産品的打算。

            至今,教育智能硬件領域還沒有像曾經的小霸王學習機、步步高點讀機一樣産生一個爆款産品,引起主流人群的關注。

            實際上,相較于TO C端,TO B的商業邏輯更被看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