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攀枝花人民廣播電台 > 科技在線 > 正文

民法典侵權責任編草案將提請三審,聚焦“高空抛物”

2019-08-23 08:19 來源:本站整理

民法典侵權責任編草案將提請三審,聚焦“高空抛物”

記者 | 梁宙

在即將召開的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二次會議上,民法典侵權責任編草案將提請三審,“高空抛物”侵權責任、“自助行爲”制度、“自甘風險”規則等問題將再次成爲社會關注的焦點。

據新華社報道,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三十六次委員長會議15日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會議決定,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二次會議8月22日至26日在北京舉行,屆時將審議包括民法典侵權責任編草案在內的多部法律修正案草案議案。

民法典侵權責任編草案是以現行《侵權責任法》爲基礎編纂而來。2009年12月26日,《侵權責任法》經十一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二次會議審議通過,後于2010年7月1日起實施,至今已經施行了9年。

《侵權責任法》實施後,在保護民事主體合法權益、明確侵權責任、預防和制裁侵權行爲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但是在實施過程中也出現了一些問題。

2018年8月底,侵權責任編草案初次提請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五次會議審議。相比《侵權責任法》,一審稿在精神損害賠償制度、網絡侵權責任制度、生態損害責任制度、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規則等多個方面作出了修改和完善。

2018年12月23日,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七次會議再次審議民法典侵權責任編草案,二審稿增設了“自甘風險”規則,也明確了“自助行爲”制度,還對網絡侵權責任、醫療損害責任、損害生態環境責任等作出了修改。

不過,侵權責任編草案二審稿在審議過程中,多個條文存在較大爭議,這些條文是否作修改也成爲了民衆對侵權責任編草案三審的關注點。

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法學院教授周友軍對界面新聞表示,民法典侵權責任編草案吸收了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釋的經驗,也總結了改革的成果,這次民法典侵權責任編草案提請三審,將對社會關注的一些問題再審議一遍,進一步完善。

在草案二審稿引發討論的條文中,“自甘風險”規則是其中一條。二審稿提出,自願參加具有危險性的活動受到損害的,受害人不得請求他人承擔侵權責任,但是他人對損害的發生有故意或者重大過失的除外。活動組織者就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承擔侵權責任。

有學者指出,“自甘風險”規則在交通、體育比賽、自助旅遊等領域具有一定積極意義,但因“危險性活動”範圍界定、“組織者”的判定未能立法明確也受到爭議。

周友軍表示,“自甘風險”規則中危險性活動的範圍未能明確,因爲是免責條款,只要沒有存在故意或重大過失的就可以免責,所以大家的討論主要集中在是否應限制適用範圍,甚至在體育比賽領域中是否也應縮小適用範圍。

“自甘風險規則和我們的公序良俗、消費者權益保護法、旅遊法都存在沖突,自甘風險規則需要限制使用,”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對界面新聞表示,自甘風險的規定,與網絡經濟中平台主體責任類型與範圍存在很多重合,如果適用得不好很可能變成豁免平台責任和侵害用戶權益的條款。

“自助行爲”制度也是草案二審稿中存在爭議的條文。二審稿規定,合法權益受到侵害,情況緊迫且不能及時獲得國家機關保護的,受害人可以在必要範圍內采取扣留侵權人的財物等合理措施。有學者提出,應爲自助行爲設定嚴格的條件和程序,明確自助行爲的適用範圍,以防止濫用。

朱巍指出,實際上,自助行爲制度在民法體系中長期存在,因爲不管是在交通事故中,或是在普通侵權案件中,如果當事人跑掉,受害人事後維權成本太高。自助行爲制度對我們的民事救濟能起到重要的作用,在國外也一直有這樣的制度。

不過,朱巍認爲,需要明確適用範圍來防止“自助行爲”制度被濫用。“自助行爲制度的風險還是很大的,在自助行爲制度中,被別人采取措施的人可以維護自己的權利,如果因爲受害人采取的措施不當造成他人損害,會引起後面更多的糾紛。”他指出,自助行爲制度需要設立大量的限制,但是現在的法律沒有體現出來。

接下來的侵權責任編草案三審,“高空抛物”侵權責任是否作出修改也是民衆關注的焦點之一。現行的《侵權責任法》規定,從建築物中抛擲物品或者從建築物上墜落的物品造成他人損害,難以確定具體侵權人的,除能夠證明自己不是侵權人的外,由可能加害的建築物使用人給予補償。

侵權責任編草案一審時,有的常委委員和社會公衆提出,“高空抛物”侵權責任規定在實踐中爭議較大,執行難度也較大,還可能引發社會公衆對法律規定的不滿及對法院的不信任,建議刪除或者修改該條規定。

草案二審時,全國人大憲法和法律委員會經反複研究認爲,高空抛物致人損害的責任問題是侵權責任立法中的一個突出問題,爭議較大,各方也高度關注。對該規定是否修改、如何修改,還需要結合實際情況,綜合考慮侵權法理、保護受害人、維護社會和諧穩定等因素後慎重決策。據此,建議對草案的規定暫不作修改,繼續研究。

朱巍稱,“高空抛物”侵權責任一直存在較大爭議,在司法實踐中,我國出現過三種情況,一種是找不到侵權人就立不了案,第二種是找不到侵權人,事發樓棟只要不能證明自己不是侵權人的都要承擔連帶補償責任,第三種是找不到侵權人就由物業承擔責任。

“侵權責任法中規定,如果不能夠證明自己不是侵權人,就要承擔連帶補償責任。不過,有人認爲這個規定並不公平,因爲對大多數人來說,高空抛物並不是他們扔的。”朱巍說。

今年以來,我國多地高空墜物傷人事件頻發。6月13日,深圳發生墜窗砸死男童事件,此後深圳又接連出現多起高空墜物傷人損物事件;同月,南京東寶路附近,一名10歲小學生被高空墜物砸成重傷;7月11日,濟南槐蔭區某小區居民樓上掉下三把刀,高空抛物問題再次引發社會廣泛關注。

朱巍指出,很多人對高空抛物致人損害的責任問題有著誤區,認爲高空抛物一定是民事責任,實際上是大家對民法萬能的一個錯覺,“高空抛物”侵權責任只有一小部分才是民事責任,大部分是刑事責任,只有在找不到侵權人的時候才使用民事救濟,所以民事責任只是後續的補充。

民法典侵權責任編草案即將迎來第三次審議,但朱巍認爲,草案對“高空抛物”侵權責任仍難以作出修改。“現在的規定已經是各種不同意見的最大公約數,現行做法我覺得是最好的一種。”他說。